"

手机bet356客户端|首页|欢迎您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原生APP,每天为您提供千场精彩体育赛事,手机bet356客户端|首页|欢迎您更有真人、彩票、电子老虎机、真人电子竞技游戏等多种娱乐方式选择,手机bet356客户端|首页|欢迎您让您尽享娱乐、赛事投注等,且无后顾之忧!

  • "
    默认冷灰
    24号文字
    方正启体

    从前有位剑仙 第一百九十四章 就这也叫八门剑阵?

    作者:白鸽歌 分类:玄幻 更新时间:2020-06-13 15:26:06直达底部

     

  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bangalorefishing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xuankuzw.com


    随机推荐:我能复制万物 大洋王权 御灵仙记 装逼愤怒系统 摩挲刺 溪虚梦 我的男宠有点飘 断命师 

        “嗯?”沈飞雪鼻腔发音,看亲周围的场景,还是之前离去那副时,心中既诧异又庆幸。

        他在那片荒芜黄沙之中,虽无法确定时间,但他感觉得到,已经过了很久,这外面的人也等了这么久?

        因此而诧异!

        恐怕是因为时间的不对等!

        沈飞雪看了看四周,五蕴仙踪卷连角都没剩下,纵然这些人要等自己,也不会在这种(qíng)况下等着,恐怕是因为还没足够的时间散去!

        这么一看,刚好看到那八门剑阵之中,狼狈不堪的风七娘,令沈飞雪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之前花家护卫万田出现的时候,风七娘和月如玉便一道出来,如今却成了这般模样。

       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?

        “是他!”方三水指着林啸武。

        沈飞雪转头看向林啸武,“你干的?”

        “你早点出现,她们也不会这样!”林啸武说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沈飞雪点点头,手中一阵扭曲,红白相间的天罗出现。

        不管风七娘之前接近有什么目的,如今她们因为自己而被林啸武伤,那就不行!

        至于林啸武为何伤她们,还是因为自己意外消失,急于推卸责任吧!

        沈飞雪的变化,林啸武看在眼里。相比之前,(shēn)上的伤多了一些,但整个人的精神好了许多,即使这样,林啸武也没放在心上。

        他再次回头,看向铁无(qíng)和浪三千,观他们的眼色行事。

        但迎来的,却是浪三千的提醒:“小心(shēn)后!”

        林啸武一愣,转头,果然沈飞雪已握剑袭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还会偷袭,速度也(tǐng)快,但……”林啸武一边说着,双手剑指一边掐诀,话音停止,那围绕着风七娘而下的八柄大剑齐齐飞出,再落下之时,矗立在大坑的八个方向。

        他的八门剑阵,将整个大坑都笼罩在内。

        八门剑阵,已经无法再追溯起源,林啸武也是靠着师父的口述剑诀修习,他只知道,这是他师父的宗门,用整个宗门的毁灭换来的强大剑技。

        到如今,除了他和他座下的四名弟子,再无人会此阵。

        对于八门剑阵的熟练,林啸武远在四名弟子之上,运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。

        如今连同自己在内,一起笼罩其中,他便是已经下了决心。

        不管怎么样,他都不能再让沈飞雪逃走。

        剑阵便是最好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八柄五行(yīn)阳各异的剑只是表象,在这剑阵之中,除了施展之人,其余人的能力会在不知不觉的下降,且自(shēn)无法察觉。

        就如之前风七娘那般,林啸武施展休景二剑,原本只是气海境的风七娘,再被剑阵不知不觉剥削一些,所以变得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      林啸武话音刚落,对面的沈飞雪已经提剑赶到。

        在追星剑影之下,这十丈的距离,并不算远。

        一剑直刺!

        “就这样也想伤我吗?”面对直刺而来的剑,林啸武嘴角一扬。

        这种近(shēn)的基础剑式,还不足以令他放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他的思绪一边飞腾着,一边随手掐诀,调动灵气凝化出一柄长剑,沈飞雪的举动,勾起了他无限的回忆。

        遥想当年,十五岁的他靠着这基础剑式,硬生生从八十几人的包围圈中,杀出一条血路逃生。

        此刻,他就被这回忆勾起了浓浓的战意,萌生出和沈飞雪就基础剑式一比高下的冲动。

        反正有八门剑阵在,沈飞雪也不可能再有机会逃脱!

        然而,他有心一比高下,但沈飞雪却无这样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他只是要杀林啸武而已!

        至于比基础剑式的高低,他才懒得去比,就这世上,还有人比他对剑的领悟更透彻?

        眼看对手一剑撩来,要封剑路,沈飞雪手腕一(dàng),剑锋去了方向,向着林啸武小腹崩击而去。

        从上刺变为崩击,看似动作简单,但在林啸武眼中可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这简单的一剑,已经令林啸武大惊失色。

        他往后退了一步,小腹处的衣物已破,若不是他退得快,这一剑伤他不成问题。

        “冬藏!”他看着沈飞雪,满脸惊讶。

        刚刚那一剑,突然消失,再出现时已在小腹之处,这正是基础剑式中的冬藏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些人真的很怪,竟然有心思给基础剑式取名!”沈飞雪不屑,这些人剑式不怎么样,还有时间给这基础剑式起名字。

        说罢,手中剑锋再度点出。

        一瞬间,林啸武便被漫天剑影所裹挟着倒退。

        不退不行,现在的他,脸上的震惊之色,尤未减去丝毫。

        “(chūn)生?”

        “夏长?”

        “秋收?”

        每退一步,林啸武便惊呼一声,两个呼吸之后,他心中便已有了答案。

        比个(pì)的基础剑式,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!

        若不是靠着洞天境的修为进行防御,此刻他早就死在这基础剑式之下。

        这家伙到底什么人?

        虽然放弃了比基础剑式的念头,但林啸武还想看看,眼前的人还能使出什么招式来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这些基础剑式可伤不了他!趁机长长见识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迎面而来的剑风之中,突然夹杂着一丝寒意。

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    林啸武的念头还没散开,一股更加澎湃的寒意已经卷来。

        若第一丝寒意只是柔和微风的话,那么现在迎面而来的,就是一场暴风雪。

        顷刻之间,林啸武便被笼罩在内,他的视线中,一道白芒越来越耀眼,到他眼前时,已如正午烈阳一般刺眼。

        惊鸿一现!

        林啸武猛然反应过来,这一剑,也正是最初取他徒弟(xìng)命的一剑。

        原本,他还对此抱有怀疑,认为是秦峰等人夸大其词,现在他才真正的体会到,这一剑的恐怖之处。

        哪怕是洞天境的他,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威胁。

        但也仅仅是威胁而已!

        “这样下去,恐怕是没有机会再欣赏基础剑势了!”林啸武冷笑,深知沈飞雪这一剑之后,便会自己受伤,再想看什么基础剑式也是不可能的事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,林啸武单手一挥,不退反进,周(shēn)气劲爆发,滚滚气劲,往那森森剑芒涌去。

        但无论气劲如何凶猛,在那道剑芒前,均犹如豆腐一样,被整齐切开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厉害!”林萧武战意滔天,在八门剑阵之中,被无形剥削了实力,都还能发出如此强悍的剑芒,真的值得他称赞!

        “但一切结束了!”

    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,大坑西边那柄剑刃飞出,猛然落下,竖在了林萧武与那剑芒之间,霎时,金光从剑(shēn)迸(shè)而出,形成一道(ròu)眼可见的金筑屏障。

        轰~

        森寒耀眼的剑芒与那金筑屏障相撞,发出巨响。

        碰撞的一瞬间,剑芒便开始消散,而那屏障纹丝不动。

        沈飞雪也在此时纵(shēn)倒退开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很厉害,作为剑修,未来亦不可限量,但很可惜,你没有未来!”林啸武嘴角提起,四周相继又有两柄剑刃飞出。

        三柄巨剑,盘旋于大坑上空。

        坑边,周泽宇紧皱着眉头,将音量压到最低,“宗主,真的让云剑宗这样杀了他吗?”

        星天枢并未言语,自从沈飞雪总旗(shēn)份暴露以来,铁无(qíng)就强插一脚,让他很难办。

        他想活捉沈飞雪,但同样也要忌惮铁无(qíng),一切只能见机行事!

        “八门剑阵同时出三剑,林长老动了真格!”周围人纷纷惊叹。

        “是啊,记得上次他与星寒宗马虎切磋,也只不过是出了两剑而已!”

        “八门剑阵博大精深,以林长老的修为,三??峙乱丫侨Χ⒘?!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嘿,这下星寒宗该死心了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没有了这个人,看他们如何向潇家交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可我听说云剑宗林啸武的大弟子还在他们手中?”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,以潇家睚眦必报的行事手段,明明有两个杀人凶手,却只上交一人,他们星寒宗依然没有好果子吃!”

        惊叹声逐渐转化成对星寒宗的幸灾乐祸,但不管怎么样,他们都在陈述着一个事实,坑中的沈飞雪必死无疑!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坑中传来声音,正是出自沈飞雪之口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?”他语气平淡,仿佛在向一个老朋友,询问着一件极其平常的事。

        隔着中间的屏障,林啸武踌躇满志地说道:“八门剑阵惊之剑,五行阳金,可化世间最坚磐之物!”

        “八门剑阵?”沈飞雪还是那淡然的模样。

        留下的除了星寒宗,都是一些交好云剑宗的势力,听闻沈飞雪这费解的声音,自然又是一阵鼓噪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该死,连林长老的八门剑阵都不认识!”

        “对啊,看来他不仅无能,还无知!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林啸武说道:“既然你不知道,那我便告诉你,让你死个明白,这就是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沈飞雪挥手将其打断:“你误会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误会了?”被打断的林啸武一怔。

        沈飞雪淡然一笑,握天罗的右手缓缓负于(shēn)后,左手捏剑指收于(xiōng)前,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就你这也叫八门剑阵?”

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林啸武张了张口,话到了嘴边又吞了回去,整个人已脸色大变。

        如遇断更,未更新,可到新站(天阅)查看最新内容。

        
   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www.bangalorefishing.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.xuankuzw.com

    手机bet356客户端|首页|欢迎您